刘希彦·抑郁症是体内的交通事故

发布时间:2017-06-08 16:29  浏览次数:

阿尤卡运动心理健康 刘希彦·抑郁症是体内的交通事故


合肥讲座实录

口述:刘希彦

文字整理:子可


现在的人,有过多的思虑,过多的欲求,总想谋划什么,总想弄明白什么。而我们的神经系统就像交通路线,脑子里欲求太多、思考太多、想法太多的时候,也会堵塞。比如一些老板,都是在发财之后得的抑郁症。为什么是发财之后呢?有很多的利益需要权衡,有很多工作需要做,有很多事情需要想,有很多关系需要平衡。想法太多,堵塞了,就抑郁了。就因为这个原因,明星、公司的白领、高智商群落都是抑郁症高发群体。偏僻的地方,乡下山区,都没人知道抑郁症这个词。


怎样判断大脑里面已经塞车?很简单,看自己是不是总在一个问题上绕不过去。比如说,总想活着到底有没有意义。绕不出去。一个正常人偶尔也会想活着的意义,想了就想了,转头就过去了忘了。如果有抑郁症就会无休止的纠缠这个问题。再比如,担心自己患某种疾病,停不下来,一年到头在想这个,甚至十年了还在想同一个问题。再比如,有些人无休止的担心自己的孩子出车祸出意外。一旦孩子电话不开机,就疯狂的到处找,电话打到学校,打到教委,打遍所有的熟人。问题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,直至把自己逼疯。正常人是,中午关机打不通,那就下午再打嘛。


为什么老在一个问题上纠缠?说明神经系统已经堵塞了,好比堵车,车太多不能疏导出去,便陷入了死循环。


心病还须心药医,心理层面的问题最好是从心理上疏导,可往往这种心理疏导是非常困难的。有没有别的破解方法呢?首先,抑郁症的人,一定要运动。一条交通线路如果一直堵车,我们可以通过把路拓宽的方式解决堵车。而运动就是把路拓宽,通过增加血流量、载氧量让身体能承载更多的思绪。再者,一个人的气血是有限的,当把气血调配到四肢的时候,大脑没有那么充足的气血供给了,就会思绪少很多。当一个人身体很累的时候,是没有精力去想问题的。我们有这样的经验。春游去爬山,爬完山回来累到极致的时候,连想什么都想不动了。而开一天会,打一天电话的疲劳,是思维的疲劳,这种疲劳,晚上躺在床上想不想事情,思维却停止不了。我认识一个老板,他说他得过抑郁症。我问他怎么好的?他说就是靠跑步治好的。运动还能让身体分泌一种让人快乐的激素,我们在运动之后,经常能够获得一种轻松和心绪开朗的感受。这个时候再调整自己的情绪,往往容易奏效。


建立信仰是更好的方法。愚笨的人是很容易快乐的,这是上天优待的人,痛苦的都是聪明人。苏东坡说“人皆养儿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”这是明白人说的话。聪明人要想快乐,除非勘破看透,明白人生的真相,佛学承担的就是这样的作用。基督教是交托,人生的苦难,虽是至亲亦不可替代,人究其实是帮不了另一个人的,我们只能交托给上帝,因为上帝是高于我们的力量。


可是聪明人往往受聪明的局限,他们很难相信眼睛看不到的东西。怎么办?那就不要试图去阻挡一些念头,阻挡是阻挡不住的。比如,有人会纠缠到底锁没锁门。出门的时候明明锁了门,一进电梯就开始想:锁门了吗?没锁,锁了。这时就可以给自己一个命令:没锁就没锁!你为了治病,就不要回去锁,东西丢了就丢了,命重要还是东西重要?这样也就不纠缠了。


纠缠白血病的,就可以问自己:你不是想自杀吗?得了白血病又如何?不正好解脱了吗?好,豁出去了,就不想白血病的事了。


人生不可能只有好,没有坏,要学会认同坏的东西。认同不锁门,锁不锁门就不困扰我了。纠结死就认同死,豁出去,认同了死,死还能奈何我吗?生死无非是一种形式,谁能肯定活着的世界就一定比死去的世界更好呢?父母死了鼓盆而歌,结果父母没死,你也不抑郁了。


还有一个方法,告诉自己一句话,从今天开始学会做一个“烂人”。为什么要在乎事业成功?为什么要这么早起床?为什么要怕迟到?这里面体现出来的是一种“顺应”的道思维——我顺应我可能没锁门,我顺应我可能会得白血病,我顺应我可以不对所有人负责任,我顺应我的公司会垮掉。然后就会发现,当顺应了自己,认同了自己后,没有什么事情变得更糟糕,而且还变得更好了,因为你自己顺了,也就和天下一切事情顺了,能量场是互相影响的。


很多抑郁症都是因为对抗思维而加重的:强迫自己不抑郁,强迫自己乐观起来,结果更抑郁更不快乐了。真正好的方法是太极,放弃对抗,对方的力气从哪里来,就顺着它的方向走,对方每一拳都打在棉花上,根本奈何不了你。此所谓“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”。那天我看到我一个韩国朋友发的一句话——“天地间没什么事,找老友喝茶去”。这句话好,专治抑郁症。天地间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,杞人忧天而已。


有人会问,不是说用中医破解抑郁症吗,那药物上怎么破解?说到药物就复杂了,因为抑郁症病人往往百病丛生:肠胃不好,肝肾不好,睡眠不好,关节颈椎不好,记忆力不好,皮肤不好,总之没有一处是好的。去看中医,一堆病,不知从哪里下手;去西医那里查,没什么指标不正常,说你没有病。说到底是长期的负面情绪损伤了气血和脏器功能。一般来讲,抑郁症从淤血证论治的可能性大。《金匮要略》里讲,食伤、忧伤、劳伤、房室伤皆可造成瘀血证。也就是说,饮食、忧虑、劳累、房事,只要过度了,都可造成淤血,其中尤以“忧伤”为典型。瘀血证的典型反应里有情绪容易波动,抑郁或发狂,也就是抑郁症的常规反应。我研究过很多治疗抑郁症比较成功的医案,其实药物大同小异,无非是一些疏散理气药,活血祛瘀药。也就是说,你只要去运动,这些药也可以不要吃,作用是一样的。


有一种药比这个还好,就是吃素和辟谷。僧人吃素,道士辟谷,第一个作用就是降服其心。从经络上来说,胃经纵贯大脑,人吃了饮食下去,难免杂念丛生,烦恼丛生。肚子里干净了,思绪也就消停了。有时候营养的堵塞会造成血液的堵塞,血液的堵塞反射在情绪上就是抑郁。现在的人崇尚进补。最健康长寿的是什么人?修行人。世上有哪一个修行的道行是靠吃得好吃得多获得的?心病没有药,减食便是药。肠中不堵则大脑不堵;大脑不堵,哪里的抑郁症呢?










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  2017年2月 已出版

《大医至简——刘希彦解读伤寒论》

作者:刘希彦











劉希彥:



湖湘劉希彥,幼時學文,及長學醫。隨傳統絲弦琴家汪鐸習琴,主修道家琴曲,又隨米鴻賓高士習易。


研究古中醫,著有《大醫至簡——劉希彥解讀傷寒論》一書。在“大家中醫”開有個人頻道。被國內多家書院和國學機構邀請授課。亦從事文學創作,出版有隨筆集《醫心帖》、小説《國王的收藏》。